字体

番外+大结局 -第十章-至-尾篇:甜言蜜语的爱

????伪装俏舞娘_第十章_全本全文bet36体育在线怎么样_bet36体育网站_bet36体育在线开户阅读
?? 闭眼睡去总是梦见沈封背对着自己走在跟前,正当她欲上前拉他之际,却突然一把抓空。/ 。r />

????就这样反反复复,千寻睡了又梦,梦了又醒,总算等到鸡啼破晓,才将她难眠的一夜给结束。

????既然睡不安稳,她干脆起身盥洗,将如瀑的细发梳整,这才缓缓地步下楼来。

????店小二热情地替她带了个位坐下,不一会盘热腾腾的糕点及一壶飘着清香的温茶放置在她面前。

????瞧着香可诱人的鲜热美食,千寻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这才想到昨夜着急地夜探任府,以至于连一点食物都未进食,折磨了一整夜她着实饿了。

????拿起包子一口一口地吃着,进食过后顿时让她精神为之一振,她此时的心情好得不能再好,边品着茶边浏览城镇的风光。

????只要沈封还存留在这个世上,她就不信她会无缘遇到他,就是要她花费三年、十年或许是更久,她也甘愿,只要是有一丝希望她都会坚持到底。

????她开心地一笑,信心满满地填饱肚子,付了银两后愉快地步出客栈。

????闲散的逛着大街,延途顺手采买一些必备用品,在向几位城民问清前去的路径后,她决定先买一匹耐跑的快马,陪伴着她遥遥无期的旅途。她出城后就会前去蜀州,听说那里的繁华并不比京城逊色。

????扳指不住地盘算着路径及时辰,等到她隐约地听到四周此起彼落的惊喊声后,这才回过神来,猛一抬头却瞧见逐渐狂奔而来的马。

????那马如疯了般嘶喊的在大街上急奔,看情况只不过是匹脱了缰的马,千寻不以为意的随着嚷叫的人群自动闪到一旁,反正那匹狂马离她还有着一大段的距离。
????正当她像没事一般兀自盘算着未算完的路程时,耳边的一声尖叫不但骇了她一跳,-还将她专心的思路应声打断。

????“啊,天啊!路中间怎么还站着一个小孩?!”眼尖的妇人惶恐的大叫大嚷。

????顺着她伸出的手指,千寻瞧见那名仍蹲在地上玩着小石子的小女孩,她专心地完全没发觉即将朝她奔来的狂马。

????忽地背脊上出了一身冷汗,千寻也是惊惶的瞬间变脸,眼见那犹自带着纯真笑语的孩童即将成为那匹马的脚下亡魂时,她二话不说的奔上前去,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小女孩紧带在怀里,急速的朝旁一滚。

????马匹随即奔至,扬起的风抄让惊慌的城民们害怕地四下窜逃,而千寻机灵地躲在放在大街旁的小摊位底下,也躲过了漫天的灰沙。

????待马匹走后,所有躲在远处的城民再度聚集叫嚷,千寻也怀抱着死里逃生的小女孩由摊位底下钻出。

????“你没事吧?”几位热心的城民立即拥上来关心地询问她。

????平抚仍有些惊魂未定的思绪,千寻淡淡一笑地摇摇头,但她怀中的小女孩却一时之间给吓白了脸,怔怔地望着周围陌生的人群,害怕的放声大哭。

????“娘…娘…”小女孩心慌地涨红脸,成串的泪珠如雨下般的沾湿小脸。

????“别哭,乖唷。”哄着紧抱着自己不放的小女孩,千寻开始左右张望的寻找她的娘亲。

????“苓儿,”一声回应的急呼在她身后响起,一回头迎面就扑来一名少妇。

????少妇慌张的将小女孩搂进自己的怀里,连忙又拍又哄,尾随而来的一名男子也是吓自了脸。

????“你们也太不小心了,怎么能让一个那么小的小孩在街上乱走呢?”千寻气急败坏地猛一抬头,却在望见这对粗心的少年夫妇时为之一愣。

????那少妇迭声道谢后抬头瞧着她时,话却因讶矣邙止住。

????“千寻?!”那少年开口打破僵持在他们之间的沉默。

????“千寻,果真是你!”少妇喜极而泣的将仍兀自抽泣的女儿递到丈夫怀里,空出来的一双手则紧紧地握住千寻的手。

????“是啊!芷盈,好久不见了。”反手抓着骆芷盈的手,她同样漾着笑容——

????想不到经过三年多漫无目标的浪荡,会在此因缘际会之下重遇故人。

????千寻淡笑不语地饮着店小二端来的热茶,像瞧着猴儿般的表情直瞧着眼前的邵冲。

????他是现任虎牙山寨的少寨主,也是她在幼时的青梅竹马玩伴兼好友,而三年多的漫长时光反倒让他升格成为一个孩子的爹了。

????不过说真的,若没有当时的她为他们穿针引线,他们又怎么能够那么快的有结果呢!所以说来说去,她是他们的大煤人,而她还没收到他们给的大红包咧!

????“你们什么时候偷偷成亲的?怎么没知会我?就连水酒也没能请我喝一杯。”虽然语调埋怨,但千寻却是一脸的笑意盎然。

????“都三年多了,只可惜当时和你断了音讯。”骆芷盈红着脸回望丈夫一眼。

????“是啊!我那时还准备一大箱的黄金来当谢礼给你咧!”逗弄着坐在腿上咯咯大笑的女儿,邵冲嘻嘻一笑的直嚷着。

????“是啊!都三年多了。”三年的时光对旁人来说没什么特别的意义,但对她来说却是漫长又难捱的等待。

????邵冲瞧出她眼底莫名的感伤。

????他扬扬俊眉好奇地问:“这三年多来你都在哪?”

????瞧她脸上多了份忧心,想必她这三年多来的遭遇定不寻常。

????“在淮王府别馆里探寻我的身世之谜,而后更是遇见今生和我纠缠不糟的人。”啜了口茶,千寻缓缓地向他们诉说这三年发生的过往,这期间的曲折迂回,让他们讶异的瞠目结舌。

????骆芷盈惊讶地掩住口,一双妙目怜惜地望着她。

????这么痛苦难熬的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,况且还不晓得还要再持续多久!

????“沈封?”邵冲认真的回想是否曾遇过这个人,但他却令人失望的摇摇头。“我和芷盈这一路来东游西逛好似没遇见过这个人。”

????“茫茫人海你要寻到何时?那你接下来又要到哪去呢?”骆芷盈担忧的秀眉微蹙,若是沈封刻意躲着她,那她赔上一生都不够时间来寻。

????“去蜀州,只要我还留有一口气,我都要将丢下我的他给找出来。”千寻淡淡地起誓,语调里有着不容否决的坚持。

????“我也要去。”静静坐在邵冲腿上的苓儿突地开口附和。

????原本沉浸在他们之间的哀愁瞬间因她无知的童语给打散,在场的三个大人也跟着她顿时笑了开来。

????“苓儿,你多大了呢?”千寻爱怜地抚了抚苓儿白嫩的小脸蛋,这个小娃儿长得伶俐慧黠,像极了骆芷盈的翻版。

????“我两岁了。”苓儿得意地伸出两个小指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