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
大结局+番外

????倾城太子妃_大结局(终)

????“我且看你今日如何破这生死之阵?!”有声音从阵中的某个方向传出,飘飘渺渺,“洛风,你倾尽全力费尽心思,终是守护不了她的……”

????“那恐怕就让你失望了。”洛风冷声应道,眸中掠过今日的第一抹寒意。

????突然有盔甲脱落的‘梭梭’声传来,银色盔甲军中现出了大片墨色。基本上没有任何缓和的时间,阵中两军分裂,短兵相接的碰撞声连续传出。

????而洛风给了慕如辰一个安心的眼神后,便朝其中的某一个方向飞掠而去。如果慕如辰没看错的话,应该就是刚才声音所传出的方向,与此同时,慕如辰身边有数十个黑衣人从天而降,也不知他们用了什么手法,慕如辰只觉眼前一花,再一看,已远远的落在了阵外,只看得见眼前黑白交战的激烈……

????看了看对她并没有恶意,护她左右的十二个黑衣人,看了看已经陷入混战的‘十里剑阵’,她立即明白了黑衣人的用意。

????‘十里剑阵’,至今无人能破,亦被世人称为死阵,入阵者唯有毁灭!

????宽袖一挥,慕如辰就要掠身重新入阵,却被其中似领头地黑衣人阻拦,“请慕姑娘安心等待,主子自会平安破阵。”黑衣人蒙了面巾,看不出是何人,但从他提到‘主子’时眼神中露出的钦佩敬意,让人不得不信三分。

????慕如辰虽然担忧洛风安危,但一想到她虽有一身不凡的武艺,但对奇门遁甲之类的阵法一点也不了解,破阵之法讲究的就是技巧,稍有不慎,就可能触动阵中死门,那时后果就不堪设想。

????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熟悉而温和的声音将慕如辰从凝神静气的等待思绪里拉回,护她左右的黑衣人虽未动手,却也满是戒备的看着来人。慕如辰回头,却是洛泉,神情平和安静的看着她,如星般的墨眸中日的温暖深情,被深沉的伤痛和无奈取代,藏也藏不住,她只怔了怔,没有说话。

????说对不起吗?她好像没有任何对不起他的地方,反倒是他,他的情意让她几次三番的陷入困境。
????“倘若大哥坐在我如今这个位置上,你愿意做他的皇后,留在皇宫吗?”洛泉似乎没有看她的怔愣,自顾自的发问。

????“我愿意。”这一次,慕如辰倒是答得毫不犹豫,她早就想过了,她虽然不喜欢皇宫那个太过华丽的牢笼,可若是为了他,她会留下的。

????“我明白了。”低眸沉思一会,他抬头望向不远处的已经启动的‘十里剑阵’,起先格外清新的空气里已弥漫了甜腥之气,并且有越来越浓烈的趋势,轻轻一叹,四个字说得无比凝涩,眸中有一种复杂的情绪游走叫嚣……

????终于,他说,“‘十里剑阵’是毁灭之阵,郁尚天将军也只曾用过一次,那是不肯归顺我朝的一个部落,仅以两千人布局的‘十里剑阵’就让该部落四万人全军覆灭……这一战虽胜了,可整个郁家军却受到这个部落最古老的血咒的诅咒,只要这支军队一天存在,就会有一种仇恨滋生在每一位士兵的血液里,到了无法控制的时候只能以嗜血暴力来平息……四十年了,离那个部落消失已有四十年,郁家军深埋心间的仇恨的种子已经复苏了,我们却始终没有找到破咒之法……要换得王朝永世的安宁,唯一的办法就是毁灭郁家军,亦或是找到破阵之法,要毁灭郁家军何其困难,可要找到破咒之法,更是不可能。‘十里剑阵’一旦启动,就不会停下,若是敌弱我强,覆灭的便是敌军,若是敌强我弱,便只有敌我共存亡。故此阵正是死阵,根本就不存在破阵之法……这些,难道大哥没有告诉过你吗?”

????死阵,根本就不存在破阵之法?!慕如辰无比的震惊的望着洛泉,忘了言语,是这样吗?唯有毁灭,没有例外吗?

????“可郁家军也是难得的忠君之军,绝对不会背叛其主帅,不会背叛郁家,但我手中还有另外一支在城门待命,我是他们的主帅,我可以用我的鲜血让两支郁家军在‘十里剑阵’里相互毁灭。”洛泉说到这儿,突然笑了笑,眸光从阵中收回,再次落在慕如辰身上,又是一片浅浅深深的温柔,“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,护你了,既然你选择了大哥,就让我来成全你们,只你一定要记得记我一生。”

????说完,明黄的衣袖拂起,华贵而冷寂,冷冷的寒光闪烁,差点灼伤了慕如辰的眼,而护她身边的黑衣人只以为洛泉要杀她,闪身挡在她面前根本就无视了那一身龙袍向洛泉出招……

????那一刻,只有慕如辰懂了洛泉的意思,他哪里是要杀她,分明就是想以死换得另一半郁家军入阵,永诀后患,成全她和洛风。

????她已经欠了他的情,又如何能再要他的命?!

????慕如辰慌乱中点了其中几人的穴道,闪身至洛泉身前,顾不得思考,急急的徒手握住了洛泉已经挥出刺向他心脏的剑尖。

????触目的鲜血顺着剑端一滴滴的滴落,融入地下的泥土,隐没了痕迹……

????“为什么